某鸽零泠

雷炸ZQ,其他随缘更新

很抱歉,但是退坑了,不打算再更了

是私设服




这人她又来拖大佬后腿了救命

他们赢了

我就知道他们绝对是黑马

我想看他们赢啊

莫名的不太想搞铁柠了?

以后肯定还会写但是会相对较少了吧

QQ星各位嗑吗?

wwwww为什么我嗑的那么多CPBE了一半(

[23h/铁柠]king

上一棒:@阿空 

下一棒:没有啦!

*黑杰克背景

*私设极多且OOC

*文笔烂,提前dbq

*两千字小短打



  这是他在这个鬼地方的最后一场游戏。

  也许吧,如果他赢了的话。

  但是绝对没错的是,他受够了。


  “黑杰克”……不不,与其这么说,这更是赌上运气的游戏。他相信自己,有足够的运气逃走。

  虽然说输了也没关系,但是他有必须离开的理由。


  “咔哒”一声,玻璃碎裂的声音预示着游戏即将开始,他不禁握紧了拳——为什么呢,为什么小铁会在这里呢?真是,戏剧化的一幕呢。

  “不对……不对的,我要赢……”

  他用这种话安慰着自己,试图坚定自己的决心。

  “不管是谁……我要赢。”


  缪斯图案碎裂,他莫名有些难过。是这样的自己不敢面对他吗?


  如果说有什么一开始无法接受但是到现在却津津乐道的是,他从没想过这个游戏的筹码,是以伤害他人为代价——破译的方式不如这个来的快,是不是?

  手牌比较大,在他的预料之中——以防万一,再抽一张,争取赚够基本筹码。然后基本的操作加一点点的运营,怎么说也会赢吧?

  “以掠夺他人生命而换来的筹码……啊。”

  莫名想到的一句很中二的话,想想还是算了。


  “啊啊,意料之中的进展,”他嘀嘀咕咕着,“赚够了筹码,最大的那张被抽走了……不怎么亏,下一把因为那个爆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而且,没有伤害到他。这点才是令自己最安心的。


  荷官洗牌,递来一张。中规中矩,那么这回合的任务是不被抓住——关系到运气的问题他没有很大把握,不过老人皇了嘛,没问题的,应该,吧。

  

  黑杰克是靠运气的游戏,歪柠现在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。

 

  小铁,是这把的“监管”啊。

  不对,要坚定自己的决心,不管是谁……都不能阻碍自己离开。

  以防万一,自己还是留了张弃牌卡。万一,不对……只是万一而已,他相信……

  不对,既然他站在这里,那应该就和自己抱着同样的决心。


  “哇啊。”

  炸机了,也是呢,自己一直三心二意地在想小铁的事情。

  熟悉的红光一闪。

  “啊,”炸机后摇还没结束的歪柠停止思考,预料到结局,“……”


  不过在挨了一刀雾刃之后他还是干脆利落地翻窗打算依靠加速转点。


  “歪……柠?”


  他知道现在不应该回头,但是他稍微放慢了步伐。如果是死在他手上,貌似也不赖。

  

  “现在的我在你眼中,是个怪物吗。”

  “欸……?小——”

 

  他不想再去管别的,决心似乎在一瞬间碎裂。他想知道,他想知道——

  可是,对方传送去了别处。


  “啊……失智了啊。”

  他也不清楚自己在感慨的是谁,但是莫名的,有些失落。

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“流血了啊。”

  后知后觉地捂住了伤口。


  在抽卡环节,他仍是心思不在游戏上。

  “如果他想刷分,那么完全可以把我……那么,难道,我可以稍微对他信任起来吗……”

  “可是我要赢,我必须要赢。”

  他微微托着下巴,衡量着轻重。

  “但如果说……不对不对不对,来这里的,怎么会放弃这种机会啊!

  “更何况……更何况我曾经,不对,我们曾经……

  “那种,不会被人原谅的事情……”


  “玩家……成为21点”

  大概第四回合出现二十一点,是的,预料之中。

  不知道是什么,晃悠晃悠着,小铁与歪柠再度汇合——以强迫成为队友的身份。


  “这监管不行啊……就在这里输了——”

  “真是,不甘心啊。”

  歪柠补到。

  “我说,我们离他不远,”小铁意味不明地伸出手,“不如我们解决掉他吧。”

  “……行。”歪柠下意识地握住伸来的手。


  两个人极其默契地办掉21点,在剩余的20秒里,歪柠似乎才想起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样。试图远离小铁。可是,如果说很干脆地离开,又好像很离谱。

  “那么久没见,我们还是那么默契,啊。”

  小铁似乎欲言又止,却莫名把“我们”和“默契”两词咬字很重。

  “那么,”小铁抬头注视着歪柠的眼睛,努力表现出很平静的样子,“时至今日……不,我是说,即使到了现在,你还是——”

   20秒结束,下一回合开始。


  不知不觉居然只剩他们两个了。洗牌时间,他将视线挪到如同旧相片一般褪色的小铁——“他想说什么呢,他想让我知道什么呢——”

  

  手牌似乎有点小,所以理所当然的,小铁是那个监管。

  “接下来需要判断的是,他的牌有没有爆,”他在脑内飞速思考,并试图尽量远离对方,“如果他爆了,绝对会追上我,那样就是看运气了,我的牌不算大,但是运气这种事谁知道呢——那么另一种情况,”

  “21点以下,那么,这就是躺赢了——吗。”

  他相信自己有实力逆转局势,在脑内演练了多次,他现在需要确认的是,究竟是那种情况。

  所以,他在相对安全的地方进行爆点——他相信自己,应该可以的——如果是输在他的手上,没有那么不甘心呢。

  果不其然,传送赶路。那么,就是第一种情况。好的,直接转进版区。

  盖板,翻窗,卡模型——一切似乎是那么的顺利。但是却貌似不是很正常……

  “为什么他一定要和我留一段距离。”

  不过,时间已经不容许他再去思考,最后五秒——

  对方靠近了,却没有出刀,只是单词跪地——行礼。


  “你赢了。”


  他醒了,睁眼是熟悉的家,是熟悉的房间。一切的一切平静的像是一场梦。

  下意识地低头,却看到了那条结疤的伤痕。


  “啊。”

  “你赢了。”

歪柠同学拒绝新同桌

*没什么意义的铁柠合集

*熟悉的校园文,熟悉的半架空世界观

*一千多字短打

*应该会连载下去的

*私设特别多,以后应该会搞个文章专门讲


  他讨厌喧嚣。

  但是他不是。


  可能是顾及到同学之间互帮互助会更好地促进学习,总之,小铁,现在就是他的同桌及室友。

  他和这所谓的同桌不熟,他讨厌他。

  他讨厌,人际交往。


  他不想——

  再不情愿也要接受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啊——


  低低叹口气,如果可以,他想直接在窗口大喊一句***,但是显然的,不行。

  他带着幽怨的眼神注视着他的同桌——正趴在桌上补觉的那个,如果说唯一有什么他吐槽不出来的,那就是其实对方长得还不错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“歪柠托着下巴,带着可以实体化的怨念盯着小铁,非常罕见——至少在平时,他没有怎么表现出较大的情绪波动。不知道他盯了那个红色炸毛看了多久,总之现在,小铁可能也感到背后一凉,抬头,正好是一个注视。最过分的是他还带着痞笑,让我严重怀疑我的白菜要被拱了。”

  不愿提供姓名的某位同学这么说到。

  “啊……其实我觉得,是你太热爱八卦了……”另一位同学这么嘀咕着。


  总之,他感到窘迫,收起了自己的目光,脑子里嗡嗡响,低着头故作写作业的样子。

  “哈。”

  小铁转着笔,莫名底笑了一声。

  歪柠听见了,微微抽了抽嘴角,抑制住自己想诘问他的心情,努力装作听不见的样子。


  “挺可爱的。”


  尴尬,总之就是非常尴尬。

  他躺在下铺,眨着眼却难以入睡。

  “学霸?教道题吧。睡不着,是不是。”

  奇怪的是,上铺的小铁貌似发现了这回事。

  “发过来。”

  本着“闲着也是闲着”的态度,他说到。

  有趣的是,这是一道奥赛题。这确实在他的意料之外,但是貌似说“别了,这种题你不合适”貌似也很过分,他难得耐下性子,打算用简单的口吻解释。

  “你看先从这个图形入手……”

  其实这道题着实有些难,让他解到一半思路中断的确实比较少。

  小铁忍着笑意,在输入栏快速打下一行字,发送。

  “歪老师不觉得可以连接AE吗”

  虽然他不怎么相信,但是还是下意识地连起来。

  “然后再求这个角嘛……”

  果不其然,根据他的步骤确实可以算出来。

  “谢谢,会了,歪老师。”

  他故意把后面几个字咬得很重。

  “明明自己会还找我干什么……”

  歪柠貌似有些不快,但更多的是讶异。

  “谁说我会的……这题喏,歪老师你看看……”

  虽然说着不教了不教了,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的讲了不少。

  结果就是俩人顶着熊猫眼强忍睡意上着课。

  

  “我跟你讲,你这种行为下次我要收税的。”

  午休,他趴在桌上,睡意使然,让这句话说出来软软的。

  “交税?交什么税,”小铁笑着说到,“我可以跟你睡。”

  “?”


  他不是没被开过带颜色的玩笑,但是莫名的,这一次,他愣了很久。



TBC

于是就整活儿了

其实实不相瞒我别名叫小熊?

我,菜

[多CP]爱

*把自己喜欢的CP都写上,糖分摩多摩多

*巨OOC对不起

*都是互不相连的有超多私设的很短的小片段

*基本上每一段都是不同的世界观

*部分片段有病娇倾向



铁柠

  “今天是歪老师的生日,祝歪柠生日快乐,直播越做越好,粉丝越来越多……”

  他微微低着头,隐着笑意,对着手机录下这一段音频。

  刘海垂下,他不怎么想整理眼前的碎发。

  莫名其妙对着手机一通傻笑的人绝对是憨批。他是这么想着的。

  但是眼前浮现的,是那少年在他心中兜兜转转徘徊不定的身影。貌似也还是那副温柔的笑。

  说起来,有多久没见了呢……

  “生日快乐。”

  他在心里那么默念到。


QQ星

  魔女小姐有很多烦恼。

  其中一个就是那个栗色头发的孩子。

  “魔女小姐……其实是个男孩子噢。”

  白发,童颜,精致的五官和娇小的身材,被认成女孩貌似也不奇怪?

  魔女小姐最讨厌的问题就是——

  “星与老师,星与老师?你多大啦?”

  那个栗色头发的孩子扯着他的衣角,貌似很认真地问道。

  “超Q……”星与带着核善的笑容,“把你扔出去喂狼吧?”

  “老师不会的噢,”

  然而超Q只会带着笑。

  “毕竟老师可是,超善良的魔、女、小、姐~”


虾觉

  阴暗的环境模糊了他的视线,稍稍动一下手腕,只听见锁链的叮叮当当。

  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只是觉得四肢是那么的无力,好想就这样倒下去……

  “亲爱的,请不要责怪我,我只是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……”

  他猛然睁开眼,那是他最依赖的声音。

  “啧……”

  他感到情况不妙,但是他努力把声音提的轻松点。

  “在开什么玩笑……虾哥,能把我放下来了吧。”

  “喂喂,不知道你在干什么,但是你这么搞,我很累的好不好……考虑一下人质的感受嘛……”

  对方笑了,说着,

  “行啦行啦,亲爱的,放你下来。”

  “嗯?”

  “觉觉……我好像找不到钥匙了……?”


  “欸……虾哥?钥匙?再叫我声‘亲爱的’就还你……〞


哼七

  秋游返途。

  哼哼撇着头,窗外是灿烂的夕阳与晚霞,仿佛起风了,扫落零零碎碎的枫叶。好像可以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车上意外的宁静,也许是因为大家都玩累了吧。

  他回过头,注视着身旁伍六七的睡颜。

  夕阳从窗帘的间隙中流出,碎光抹在少年的脸上。

  他低低地笑了,轻轻地帮对方调整姿势,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

  “不用担心,我永远在你身后啊。”


蓝沐

  难得的早起,他系上了围裙。

  说起来也是一时兴起,但是他确实系着个围裙出去买了个菜,回来后又查找某度学做菜。

  马克面对他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用异样的眼光目送他离开又回来,然后拍了几张照而已。

  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,映在他的碎发上。案板咔哒咔哒作响,手法不是很娴熟,但是看得出他的用心。

  然而这会儿胖子才起床,揉着惺忪的睡眼,下意识地随着声音走向厨房。

  他把双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,低声问道:

  “主厨先生,需要帮忙吗?”

歪老师生日快乐!

p2是私心mfb俱乐部化的样子

p6是私心歪老师女装

赶着搞完的所以比较潦草(……

每日一问:今天铁柠复婚了吗

坑底人仰卧起坐